流向

当你发现时间是賊了,他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愿赤裸相对,能够不伤你

第一次听到这个歌是在2012年的《我亦飘零久》她说她喜欢那句“愿赤裸相对,能够不伤你”。我想那时候的她大概自觉满身疲累,不愿有人看到她这一路走来所留下的伤痕累累。
时至今日,我也想说“愿赤裸相对,能够不伤你”如今我真的是到了倦怠期,对很多事开始毫无耐心可言,别人的一句话或让我泪流满面或义愤填膺。我不知道怎么会把自己逼到如今这样的境地,我像个刺猬一样亮着自己明晃晃满身铠甲,大喊着”谁要来靠近”。我想我真是有病,有神经病!
昨晚深夜醒来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我要成熟起来,至少看起来像个二十三岁的姑娘该有的样子”可是之后我又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惊了一下,为何不能等时间,等岁月,等它自己沉淀,为什么非要强迫自己?
我翻了翻电话本看到原来这几年变换了好几次号码竟然丢掉了很多人,能听我说话的人竟然没有一个,这世界本来就需要倾听,人人都在说自己的遭遇又有谁愿意留下来听你说。
上一刻我问陪伴多年的好友,我到底是怎样的人,我突然发现看不懂自己了,她只是说不好说,原来人都活的小心翼翼了,怕被伤害怕伤害别人。

下一刻我发短信给你说:如果说这些年我做过错的事就是一步一步把你丢了,因为我发现再也没人能像你那样安慰我了。你也沉默,是呀,我们其实早已经结束,是我不肯承认。

师父说:你听我的吗?

我说:你是师父,当然听

师父说:你想那么多对你的现在

对你的未来

对你的目标有用吗?

那一刻我理解了师父的苦心,过去的何苦纠缠过去,即使伤痛,即使快乐都已经过去了,是呢,已经过去了……

评论

热度(1)

  1. 抑郁症青年💋流向 转载了此文字